当前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长恨歌》:琐屑时光里的爱恨流动

发布日期:2021-10-13 03:42   来源:未知   阅读:

  免费资料正版资料大全,王安忆的《长恨歌》是一部展示时光变迁的优秀作品,它将目光投射在上海这座城市,描写了女主人公王琦瑶历时40年的爱恨故事。作品重在描写女主人公对青春流逝的无奈;对生命无从把握的错愕,其内心残存的一份对世俗的疏离与抗拒,体现了时光流逝中生命的韧度与作家颇具厚度的人文关怀。

  上海弄堂里的平民女儿王琦瑶,相貌出众,参加“选美”成为众人皆知的“上海小姐”,随即成为李主任的外室,过起了聚少离多的“金丝雀”生活。好景不长,李主任飞机失事,王琦瑶告别了锦衣玉食的人生状态,重新进入平凡世界——“平安里”,开始了自食其力的生活。为了生存,王琦瑶学习掌握了护士注射手艺,企图以新的姿态融入周遭的环境与人事。“平安里”的日常生活稳妥琐屑,柴米油盐、市侩人情(诸如打针、闲聊、喝茶、打牌、梳妆)充满了王琦瑶的世界。这可以看作是她对时间的一次抗争,以积极乐观的心态开辟人生的新世界,然而昔日的经历无法使她安心于此。夜深人静时,王琦瑶静静地坐在弄堂里,追忆过去的绚烂与风华。时间在此产生裂缝,一半是已经逝去、空留追忆的过去;一半是无法摆脱却只能勉强委身的现实。

  女儿薇薇日渐长大,相貌平庸;薇薇的特殊身世,使得母女二人的日常充满了舌战,慢慢也滋生出彼此的“勾心斗角”。薇薇青春期的叛逆,导致其时不时抗拒着王琦瑶对其穿衣打扮的好意,引领潮流与时尚的摩登上海在薇薇的眼中走了样。岁月的无情变迁令王琦瑶退居为这座城市中的边缘人使得她心中充满疑惑与失落。王琦瑶需要一个知己,来摆脱自己尴尬的处境。老克腊的出现,最大程度黏合了时间上过去与现实的裂缝。老克腊热衷于怀旧,“他怀疑自己是四十年前的人,大约是死于非命,再转世投胎,前缘未尽,便旧景难忘。……总是无端地怀想四十年前的上海。”王琦瑶则回答:“要说我才是四十年前的人,却想回去也回去不得。”她视老克腊为“拯救”自我最后的救命稻草,盲目而不计后果。此时的王琦瑶放弃了一切世俗的需求,只要一个追寻怀旧气息的男人,同自己共同回忆过去的那些锦绣繁华。他们的爱情,归根结底是一场和时间的争斗,二人借此共同抵抗着品味渐失的现实。王琦瑶努力过,抗争过,最终老克腊却拒绝了她,弃她而去,以死于非命终结人生。

  《长恨歌》中没有宏观的历史话语,随处可见的是个人絮语,日常生活的点滴。极具变化革新的时代洪流无法淹没王琦瑶们,她们我行我素,心灵深处保留了一份顽固的“自我”,仿佛脱离历史语境,重大历史事件在她们的生活里无异于轻描淡写。王琦瑶们无意于紧跟潮流成为“新人”,只执着于个体小世界里的悲欢离合,这是作者王安忆的创作关注点。在《长恨歌》的世俗世界里,时间与生命相辅相成,时间渗透于生命个体,生命又反之显示时间的流动。